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微型情感小说 《山下的旅店》



   
   
    微型情感小说 《山下的旅店》
      
   
    离山下公路不远处有一泉眼,过往的司机有时停下车来,加点水,休息一会或装杯水解解渴。有的司机对着泉水不免触景生情,感慨的说:“在这有个旅馆就好了,能吃点热饭,喝点热汤,好好睡上一觉该有多好啊。”
    不知何时,突然间在泉眼旁盖起两间小房,在房前空地处立有约2米高的一块木板,上书“司机之家”四个大字。司机称它为“旅馆”确切的说叫做“小旅店”更为贴切。
    自从有了旅馆,来来往往的卡车只要停下来,司机师傅都要在小旅馆住一晚上,因为从这里出发,前面200—300公里难得见人烟。
    小旅店的主人是年纪30岁左右小两口,他们从那里来,为什么在这样的高寒地方落脚,谁也不知道,谁也不想过问。但住进这个小店的司机,很快就和这两口子成了熟人。
    小旅店的女主人热情开朗、大方。炒菜、做饭样样在行。男主人去山坡下的草原,张罗着收购牧民的羊皮、药材。一车车的羊皮、药材从小店运走,男主人也就消失了瘦弱的身影,只剩下女主人支撑这小店的生意。
    女主人叫春花,据她自己说,之所以起这么一个名字,她妈生她的时候正是春暖花开的季节,叫这样名字“吉祥”。
    春花身材丰满匀称中等个,有一双明亮大眼睛,外加一双双眼皮长着一张樱桃小嘴,和人说话时未开口先笑,称呼谁都是“师傅”。师傅:“您请坐!”“吃点啥”?“喝点啥?”满腔热情。
    “师傅长”“师傅短”的叫的你甜丝丝的还有点晕,着(读zhuo)实客气,即使你不想住提升国医我们一直在摸索店也不好意思挪步,春花是那见面令人易留下较深印像的女性。南来北往的司机只要在小店落脚一次,第二次便成了熟人,有的胆大司机摸摸她的脸蛋,拍拍她的我女儿的白癜风要如何治疗腰以下部位,她也是放几句粗话:
    “去!回家拍你妈去,看你老娘不抽你几个大嘴巴子才怪呢。”并不真的生气。
    时间长了,春花对各类司机的性格、饮食习俗几乎了如指掌,不论有多调皮的司机她都有法对付。因此有的司机戏谑的称她为“阿庆嫂”式的老板娘。她与这帮司机爷们还有个不成文的约定,只要司机开车翻过山来,司机按喇叭长鸣一声就是休息不吃饭;如果连续两声就是不但住店休息还要吃饭;如果连续三声就是路过,下次再来。
    公路从山间蜿蜒而下,到了小店路已平缓了许多。尽管如此,这里的海拔也是3000多米,来来往往大卡车男性外阴白班是否能用手术治疗运送石棉和芒硝,小店的客人基本上是固定的,就是那些常年跑长途的运输的卡车司机。
    在高原上跑车运输是一件苦差事,在高原上开旅店可想而知困难也是重重。粮食、蔬菜、肉等都是司机们捎带的,好在被主人打理的井井有条,吃不完的蔬菜都被春花腌制成咸菜和酸菜,而且营养均衡搭配,司机师傅本来厌倦了跑车生涯,现在却改了话,“趁着年轻多跑几年,把养老的钱挣下。”
    可就在今年夏天,小店空无一人。一位细心的司机看见店里陈设整齐有序,认为这主人肯定要会来的,也许一会儿就回来了,他等了一天,其他过路的司机也聚集不少。大家一合计,莫非出事了。因为前几天这里刮了一场黑风,这里的黑风,风力强劲,只要刮起来,天昏地暗,加之山谷沟壑从横,人畜出事是常有的,会不会是这两口子被风卷走了?
    几个司机一商量,决定分头到山上去找。一场黑风之后,草原一片狼藉,面目全非。到处是被风吹起的草根,有的沟壑被风填平,有的沟壑越来越深,看来这场风确实来势凶猛。几个司机在一条沟壑中间发现了春花的头饰,这头饰是他们中间的一位司机偷偷送的,看见了头饰大伙心里凉了半截,春花肯定是凶多吉少。司机们慌慌张张继续寻找,终于找到了她和她的丈夫。一块从山上滚落的大石头砸在她丈夫的身上,丈夫的身下是春花。可以看出,丈夫是在极力保护春花。厚厚的浮土中,丈夫的身体早已冰冷,而春花却仍有一丝气息。几个司机连滚带爬把春花背回旅馆…...
    几天过去了,春花从昏迷中醒了过来,她不顾虚弱的身子要去看她的丈夫,两行眼泪不由自主的地流了下来。在场的司机们个个神情严肃。
气象对你心情的控你是否注意   旅店仍然红似火,来来往往的司机仍然在旅店歇脚。不同的是,每当司机在旅店门前都要对着那小小的坟茔鸣笛。短暂的的喇叭声,让春花浑身一个机灵,但稍后恢复了往常的开朗。那疲惫的司机们,因为有了春花,有了这高原旅馆“司机之家”,才有了人生诗意的港湾。
      
      
      
      
      
      
      
      
   
发表于 5 天前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回复 | 使用道具 举报

该帖共收到 0 条回复!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美图秀

    热门活动

  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